文化首頁 > 警界 > 文化
我的表弟
2019-07-10 12:09 | 來源: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 作者:彭天增

 

  我的表弟,是我大舅家的老三孩子,年齡小我兩歲。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他在鄭州市第十中學讀初中,表弟不但是班里的學習尖子,在全校也很有名氣。
  那個時候表弟的老師,不管見了我們家的誰,首先就是夸獎一番。表弟學習自覺悟性好,無論哪一科老師教他都不費勁,表弟寫的字更是秀美,與他本人的相貌實在太不相稱。那時我與表弟交談,他總是滔滔不絕,知識面非常寬泛,我也為有這么一位表弟自豪,心想,將來他一定不得了。1970年年底我先出校門,上山下鄉去接受所謂的貧下中農再教育,次年表弟也步我的后塵,下放到河南正陽縣油坊店鄉,整個70年代我與表弟見面很少,直到80年代初他從鄉下回到鄭州,分配在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那時才又有了比較頻繁的來往。
  回城后表弟簡直換了一個人,我們的交談再沒有知識文化的內容,他一張口就是牢騷憤世嫉俗,與在學校時那個青春靚麗的天之驕子真的是判若兩人。看到表弟的頹廢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是他們那一屆學生最后一批從農村回來的,建筑單位是他們回城知青分配最次的工作,當然不如他的意,所以他非常消沉,我也十分替他惋惜,一個將來或許能成為大學者的人,生命之旅竟完全改變,他變得古怪起來,莫名地發火自暴自棄,后來單位倒閉后合并重組,他被作為廢品扔在一旁,也就是企業內養那種形式,每月給他一點錢就在家歇著吧。
  40多歲的人天天沒事干,他閑得發慌又沒有其他技能,只好在家門口修自行車,一天到晚渾身油乎乎地也掙不了幾個錢,兩次婚姻都失敗了,他日常的生活相當拮據,目睹了他的慘狀我也無能為力,過幾個月我辦公室的廢報紙攢多了,我會打電話讓他過來,他來后將廢報紙打成捆下樓去賣,每次賣二三十塊錢,后來他發現我樓下收得便宜(相差幾分錢),就打好捆提著坐公交回到他住的地方賣,為了幾分錢的差價,提著幾十斤東西顛簸幾十里。
  我總想一個人以前很有知識,文明與涵養已植根于他心中,他總還應該笑對人生吧,誰知我錯了,表弟變化大了去啦,婚姻失敗后他一人獨居,那間不足十平方米的房子里,簡直就是一個超大的垃圾箱,亂七八糟污穢不堪,每天沒有規律的作息時間,喝點酒會睡上一天,然后就是看電視,尤其看那些前三皇后五帝的古代片,滿腦子裝的都是過時的糟粕,與當今飛速發展的時代嚴重脫節。有時我會把他叫出來到一家飯店大吃一頓,但也只是一時之快沒多大意思。為著聯系方便他孩子給他買個手機,我有事也經常聯系他,別說什么玩微信了,存個電話號碼了,他啥也不會只會接聽,有時按錯了鍵手機鎖上了,這就難為住他了,一連幾天音信杳無。
以前我總認為一個人,只要受過知識的沐浴,受過文明的滋潤,他就是貧困潦倒失魂落魄,也仍然是一個智者。錯!人是會蛻化的,不接受新事物,不豐富原有的知識,不更新大腦里的東西,不但原來好的東西會喪失,而且還會變得粗俗野蠻愚昧,表弟的演變不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嗎,實際上他已經被這個時代所拋棄。
(作者單位:鄭州市公安局)
腾讯时时彩计划人工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