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首頁 > 警界 > 警隊
親愛的戰友,真的不想跟你說再見!
2019-04-28 16:43 | 來源:河南省公安廳 | 作者:李巧娟 王龍 左文峰 郁發順 康少華 鐘傳生 張潔 董亞東
  賞芳時節清明日,百般明麗也悵然。今年的清明節,對于河南警營,無疑是悲痛的,短短數日,噩耗接踵而至,我們痛失四位戰友:為公安事業奉獻了一生的南陽市公安局犯罪偵查支隊58歲的老民警郭震,剛剛步入警營僅6年的西華縣公安局清河驛派出所副所長29歲新兵仝旭,還有肩負中流砥柱重任的安陽市公安局銅冶派出所副所長39歲民警李志、平頂山市石龍區公安局交警大隊副大隊長孫森源。為有犧牲多壯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們相繼倒在了工作崗位上。   英雄未逝,只是長眠。平安不會從天而降,不過是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   忠誠履職,生命的最后一刻定格在工作崗位上   緬懷,為了更好地前行,重拾他們生前的點點滴滴,致敬他們為心中壯麗的事業而奉獻出寶貴生命的那份忠誠,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們的身影定格在了工作崗位上,他們犧牲了生命的長度,卻豐盈著生命的寬度。   為做好清明節期間安保工作,從4月3日上午起,李志帶領民警、輔警深入轄區開展清查行動,帶領交通協管員在轄區內開展巡邏防控。當天22時許,結束巡邏工作,李志突感身體不適,在同事陪護下就近到鎮衛生院治療,隨后繼續開展接處警和值班備勤工作。4月4日8時許,在派出所早例會上,李志突然腹痛難忍,被同事緊急送往醫院。經搶救無效,李志于4月5日清明節當天,告別了他摯愛的公安事業。   李志走了,但他不顧生命危險,沖上嫌疑人疾馳的車輛,抓獲嫌疑人的英雄壯舉,永遠留在了同事們的記憶中。從警15年,李志接處警13500余起,參與破獲各類刑事案件852起,抓獲逃犯27人,為群眾、企業挽回經濟損失320余萬元。   作為李志的同齡人,孫森源在工作中那股拼勁和李志一樣,為了調解一起糾紛,他放棄春節與家人團圓的機會,一直奔波在雙方當事人家中,直到矛盾化解。誰也沒有想到,就是這樣一個拼命三郎竟然倒在了自己心愛的工作崗位上。   今年58歲的郭震,本可以選擇清閑崗位,但他主動請纓,要求當掃黑除惡專業隊小組的負責人。據統計,郭震帶領同事先后參與偵辦胡某涉黑案、馬某涉黑案等一批重大黑惡團伙案件,組織參與核查黑惡線索160余條。尤其是2019年以來,郭震牽頭組織打掉南召崔某黑惡犯罪團伙,抓獲團伙成員17名,破案22起。   還沒來得及度過30歲的生日,仝旭就這樣離開了。“只要是安排交代的工作,他總是認認真真、一絲不茍地圓滿完成,從不打折扣、發牢騷。”提起仝旭對工作敬業執著的勁頭,作為工作上的師傅和生活中的大哥,陳陽最有發言權。他說:“3月28日,我和仝旭到北京出差,補充調查俺所以前的一起涉毒案件材料,第二天工作完結后我提出輕易不上京城,四處轉轉。可他卻說,案件趕那么緊,下次有機會再說吧。由于火車票特別緊張,俺倆硬是中途倒了兩次車、坐了7個多小時的綠皮火車趕回了西華,在處理完案件以后,仝旭回家看看患病的孩子和父母,次日清晨他就回到了所里,繼續工作。”沒有想到,在清明節當天,他倒在了值班室。   親愛的戰友,請放心遠行!追尋著你的足跡,你的每一位戰友,都是你!   勤勉愛民,他們永遠活在群眾心中   人民警察為人民,追尋他們生前的足跡,一個個愛民感人的片段呈現在眾人面前。   為了追回棉麻公司被盜的38萬元現金,郭震和戰友輾轉乘坐火車、汽車、輪渡等,將嫌疑人全部抓獲。此后,為了最大限度地挽回損失,郭震又留在當地,步行在崎嶇、險峻的山路上,將嫌疑人用贓款購買的股票全部兌現,忙活到當年農歷小年才兌換完38萬現金,回到家中。   “他是人民的好警察,不占群眾一點便宜。”銅冶鎮石堂村村民李玉書聽聞李志犧牲噩耗,邊抹眼淚邊說。2016年7月19日那場大雨,石堂村是受災嚴重的村莊之一,李志在村里忙著疏散群眾,李玉書見李志被雨淋著,就把自己的雨衣給了李志,沒想到災情過后,李志拿著50元給他,同時表達歉意,因為救援的時候不小心把雨衣弄壞了。李志的靈前,他曾救助過的群眾聚在一起,紛紛訴說著李志的好。   聽聞孫森源突然離世,被他真心幫扶過的小女孩桃子(化名)和她的媽媽一起來送他最后一程。2016年,桃子因交通事故被撞掉了兩顆門牙,肇事者逃逸,桃子家中貧寒,將近一萬元的植牙費用難住了一家人,是孫森源多方協調,幫桃子湊夠了植牙費用。   得知90歲高齡的老人因身份證丟失而哭泣,仝旭開車帶著老人一起去派出所補辦相關手續,并將老人送回家中。看到老人孤苦無依,仝旭又和同事一起定時去老人家中幫扶慰問。   ……   一件件暖心事,一段段愛民情還在群眾中傳唱,他們卻已離開,但他們的愛民情懷已扎根在群眾心中,他們在群眾心中樹立起了英雄的豐碑。   不想說一路走好,只要你能回來   “親愛的老公,你在哪里呀……說好的陪我逛街,說好的孩子大了我們牽手一起走遍各地……你怎么忍心丟下了我和孩子!”仝旭走了,留下年邁的雙親,還有兩歲半的兒子和年僅八個月的女兒,所有的重擔似乎都壓在了同為警察的妻子趙俊芳的身上。4月9日中午12時,當聽到仝旭年僅兩歲半的兒子哭著喊著非要給爸爸打電話一起吃飯時,在場的人無不以淚洗面。   仝旭,你聽到俊芳聲嘶力竭的哭喊了嗎,她多想你能回來,再次抱抱她和孩子。   “我今年已經79歲了,好不容易把家庭重擔傳給了李志,今天他又還給了我……”李志的父親喃喃自語。下個月,李志的第二個孩子就要出生了,可他只能從照片中認識爸爸了。“我沒有爸爸了,怎么辦?”10歲的兒子問媽媽李冉,“你還有媽媽呀。”面對兒子的問題,再也控制不住情緒的李冉抱著兒子失聲痛哭。   “天塌了……”孫森源走后,67的老父親說完這句話后已經泣不成聲。“爸爸,你說閑了帶我玩,再也不能實現了。”10歲的女兒孫寧絕望地哭訴著。年僅四歲的兒子摟著媽媽,一直哭喊著要爸爸,在家專職帶孩子的妻子張利娜心碎了,她至今還不敢相信心愛的丈夫永遠離開了她。    “他父親是政法系統的領導干部,我是老師,我們一直對兒女要求嚴格,教他們做人要坦蕩、重禮節,而郭震一生都沒有給家丟臉、給公安丟臉,我很滿足。但是,他卻先走了……”83歲的老母親提起郭震,忍不住號啕大哭。   每一個名字背后,都是一個破碎的家庭。褪去英雄的光環,他們也只是一名普通人。他們有家有室,他們是兒子,是丈夫,是父親。他們的溘然離世,給家人留下無盡的悲哀,家人承受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年幼的兒女甚至還不明白犧牲的含義。對于年幼的孩子來說,他們不想被稱做英雄的孩子,他們需要的僅僅是爸爸的陪伴。   
腾讯时时彩计划人工全天